榮珍臨花氣薰人  

從小愛寫詩的我,總是用詩摩寫著心情。

如果少年寫詩是一種心情,那麼中年練字就是一種化境,轉化我的心境。

今天有位師兄提到我在部落格裡寫起東西,都是正向的情緒,不夠真實。我思考著怎樣才真實真實的我,又是如何

 從小,我就是個天生性急的人,做事像急驚風,極沒有耐性。偏偏從小學就開始經常擔任班長、股長、隊長、班代種種領導者的角色,進入公司工作三個月就開始當主管。恐怕這主管職位加上性急的個性,造就了我說起話來、做起事情,都容易自以為是,給人壓力。

以前父親說我是小辣椒」,生氣的時候,聲音像雷公對於看不順眼的人,絕不給好臉色說話霹靂、不轉彎,個性耿直到母親擔心的叮囑我:「你的脾氣再不改,到社會上會吃虧的。」

我一直記得母親擔心的語氣,但是習性就像臭抹布,難清洗、難修改。

 毫無疑問,問問我以前的同事,確實是以前的我,經常皺著眉,面無表情。

雖然個性急得像火車,我卻是一個嚮往單純世界的人。大學畢業後進入信誼基金會擔任童書編輯,就是因為我喜歡兒童文學裡的天真爛漫,不喜歡成人文學裡晦暗、甚至扭曲的陰暗面。兒童文學既符合我對文學與藝術的興趣,又單純美好得讓人喜悅,所以我全身投入十幾年。

不過,這期間,我的個性沒什麼改,如前所言,我一直當主管,都是我管別人,別人管不了我。

 到三十幾歲進入梅門,接觸練功修行,我的個性,漸漸有了改變。因為開始有人管我了,我經常被師父和師兄姐管:「不要自以為專業,要根據道性做事!」、「凡事要考量別人的感受、別人的需要」,諸如此類,凡此種種,不斷上演!因此我經常去省思自己說了什麼、做了甚麼、表情了什麼、表達了什麼、跟人溝通了什麼,帶給別人什麼……,就這樣,又是另一個十幾年過去了,終於,一點一滴的去改脾氣,磨掉了一點稜角。

心不再急了,話語柔了點,笑容多了點,師兄姐這樣說。

 寫我的部落格,是最近一年的嘗試,我會想分享生命的美好,如同我對兒童文學不變的愛!我不會想去寫我過去晦暗的童年、失敗的兩性關係……,因為我只想面對現在光明的心靈!即使我變成兒童文學界的邊緣人了,只是偶爾做做翻譯、當當評審,我的基本個性仍是覺得人世應該要美好,不可口出惡言,尤其是在我分享給朋友的天地裡。

 最近寫起書法,又讓性情更加淡定」。因為是寫我喜歡的帖子,主要都是黃庭堅、黃山谷的字帖。他的筆畫屬於縱橫紙面、無拘無束、自成一格的人。是我嚮往的境界於是我也揮灑起自己的毛筆,跟著那瀟灑自在的筆意,化掉了心中的種種不適

今天寫了黃庭堅的花氣薰人」小詩,如附圖,黃庭堅說:「花氣薰人欲破禪,心情其實過中年,春來詩思何所似,八節灘頭上水船。」好個八節灘頭上水船不過,就算有十六節,三十二節,六十四節……,我還是會努力地給他寫下去吧

 

 (鄭榮珍˙文˙2012.7.04)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遊方小狼 的頭像
遊方小狼

狼塵軒 (小徒弟的藏經閣)

遊方小狼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